哔剥哔剥

这个人好懒,啥都没有写( ̄O ̄;)

【佐鸣】bad boy 上(架空 优等欠债生x收债小混混 温馨撒糖甜)

斯巴达大人:

注意事项:
1,非常恶俗狗血的欠债肉偿梗(?!)
2,优等贫困生x流里流气小混混
3,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
4,bug请勿在意,谢谢!



(一)
“我拒绝。”


佐助这么说着的时候微微闭上了眼睛,他没有抬头看面前错愕的少年,眼观鼻鼻观心地低头看着自己的作业本。


“佐助,”鸣人趴在桌面上努力让自己出现在佐助的余光里,“答应吧!”


“……”


“答应吧!”


“……”


“答应吧!”


“……”


“我可以给你钱,”鸣人眼巴巴地说,“一万日元。”


佐助这次终于抬起了头,只不过眼神像在看智障。他冷淡地合上书,迎着鸣人期待的眼神把书塞进了书包,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


椅子和地板拖出了长又刺耳的声音,少年穿着洗到发白的衬衫,居高临下地看着鸣人,脸上尽是桀骜不驯,他微微抬起下巴,“滚。”


“你嫌少吗?”鸣人立刻也跟着站了起来,跟在佐助身后絮絮叨叨地解释,“月薪……啊,不,周薪?要不三日薪……好了好了!!”


他大喊一声,做出一副投降的模样拽住了佐助,“日薪!!日薪一万!!”


“……”佐助回头嘲弄地看他,“你拿得出来?”


谁不知道鸣人只不过是木叶组下的一个小头目,一天收到的保护费也不一定有一万,全上贡给他恐怕自己都得睡大街。他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那个邋遢又凌乱的人,鸣人尴尬地“啊”了一声,松开了拉住佐助衣角的手。


“日薪,”佐助充满恶意地扬扬眉,“拿不出来吗?”


“这……”鸣人迟疑了一会儿,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当然,不过是一万——只不过你得跟我同吃同住,伙食费每天算你两千,住宿费便宜算三千五,日用费五百,剩下的当做免债额度——你一天就可以免四千日元的债务,不算利率的话只要陪我七年就……哎,你别走!别走呀!!!等等我……佐助!”


真是孽缘。


佐助与漩涡鸣人的相识是个不怎么美好的意外。


当然,在他贫困又潦倒的一生中,他从未妄想过有什么美好出现——但欠债者与讨债者相识在一个死胡同中这件事的确能排上他的倒霉榜前三,他扶着自己破破烂烂的单车,抿着嘴注视着面前一圈人,数了一下他们大概有十三人。


“你哥哥跑了,”一个名叫木叶丸的少年扛着根棒球棍,“欠我们木叶组的债务你打算怎么处理……嗯?”


“……”佐助皱皱眉。


他自幼父母双亡,被兄长辛苦拉扯长大,与其说与那个男人是兄弟不如说感情更像是父子——说自己的哥哥欠了债便人间蒸发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
可眼前是明晃晃的借据,兄长也失联许久,佐助看着那一长串的零,感觉有些窒息,他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冷静,手却紧紧地握住了车把。


“怎么不说话了?”木叶丸“啐”了一声,“乌冬,念!”


“是,大哥!”一个梳着锅盖头的滑稽发型的瘦弱少年从人群中冒冒失失地钻了出来,打了个踉跄站定在佐助面前。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颤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清了清嗓子后大声念道:“宇智波鼬于去年一月五日,一月七日,一月十五日分别向木叶组借贷现金三百万日元,二百万日元,二百万日元,总共借贷七百万日元,按照木叶组月利率百分之四计算,你现在应该还的金额为一千零一百二十万日元,滞纳金三十万。”


“……”


“听见了吗?”木叶丸流里流气地撇撇嘴,“准备好还钱还是卖肾?”


佐助后退一步。


小混混们见状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他们都是辍学的高中生,对佐助这样穿着白衬衫干净鞋子的优等生有着近乎本能的排斥,佐助退缩的动作很好的取悦了他们。木叶丸上前揪住佐助的领口,往自己嘴里塞了根烟,其中一个跟班马上识趣地给他点上火。


“你是叫宇智波佐助吧?”他笑嘻嘻地弹了弹佐助的衣领,冲着佐助喷了口烟,“我看你长得很不错啊。”


“放手。”


“欠债还钱的道理懂吧?”木叶丸充耳不闻,变本加厉,他收回了自己的手,话却说得更加难听,“该做点什么自己不会做吗……啊!!!”


一股剧痛打断了他的调侃,从手腕处袭来的疼痛感让他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很快,疼痛的地方迅速蔓延到背部,木叶丸在触地的瞬间干呕一声,痛苦地蜷起了身子——他被佐助整个扔了出去。


小混混群呆住了。


佐助慢条斯理地擦着自己的手,冷眼看着地上痛苦的男人,又抬起头,像是笑了一下。


“让开。”他说。


小混混们互相看了看,佐助上前一步,他们便有些胆怯地退到一边,木叶丸倒算有骨气,一边干咳一边支撑着爬了起来,“你们退个屁!我们有十三个人!”


“可,可是你受伤了……”一个穿着露脐装的女孩小心翼翼地插了句话,“我们不应该再打了。”


木叶丸回头瞪她一眼,“难道没我你们就不会打架了吗?!”


“是不会呀……”女孩嘟嘟囔囔地低下头,不满地退到一边,乌冬拍了拍她的肩膀,咧嘴一笑,“萌黄别怕,鸣人大哥很快就要来了。”


女孩于是也露出了安心的笑脸。


当时的佐助对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概念,听到也没把这个名字放在心上,但很快,那个人出现了。他打扮得一副痞子相,破破烂烂的裤子和印着骷髅头的T恤,外面披着短款的夹克,手里和木叶丸一伙儿一样拿着根布满伤痕的棒球棍。


小混混们让开了一条过道,佐助一眼就看见了他。


“你真逊。”他冲着木叶丸比了个倒拇指,三两步走上前,扔掉了手里的武器,“看你被打的,他拿单车轮你了?”


“没有……”木叶丸心虚地缩在鸣人身后,鸣人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转而看向佐助。


“你——”他说着,突然冲了上去,“跟我比试比试吧!!!”


是的,在这之前,佐助都没有在意这个突然出现絮絮叨叨的金发男生,而直到他冲上来,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唔咳——”佐助被一拳打中肚子,踉跄地后退了一步,还来不及反击,鸣人的下一拳又接了上来。


这是一场大混战。


漩涡鸣人的攻击毫无章法,佐助只得节节败退,在他被那个名叫漩涡鸣人的男人没有章法地攻击之下颓然倒地后,他知道自己最初的小瞧是错了。


“该死!”佐助不得不捂住了自己发痛的伤口。男生体型和他差不多,金发碧眼模样倒是可以,谁知道这么会打架。他不得不拿出了自己十二分的精力对付眼前像狮子一样的男生,那个男生的蛮力十足的大,相互钳制时他的胳膊甚至都在悲鸣,而最后勉强凭借技巧把鸣人压在地上后,他感觉口腔里都一片腥甜,有颗牙甚至已经松了。


“鸣人大哥!!!”木叶丸第一个扑了上来,“你这家伙对大哥做了什么!!”


“……”佐助把嘴里的血吐掉,“不服?”


“不服!”叫鸣人的金发少年“嗷”地叫了一声,身子不断地挣扎,他一口咬在佐助制住他的手臂上,随后身体一扭站了起来,很快又被佐助按回地下。


“钱我会还的,”佐助看着他,“但你们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二)
第二天,这个男生穿着脏兮兮的校服出现在了他的班里。


佐助走进教室,一眼便看见了那抹刺目的金色。鸣人的头发实在显眼,他正和一群男生嘻嘻哈哈地打得火热。佐助退出去看了一眼班牌——没问题,的确是他的班,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嘿!佐助!”鸣人看见他便叫了起来,抻直了脖子突出人群跟他打了个招呼,“你早!”


不是幻觉。


佐助有些头疼,只得面无表情地走到自己座位上放下书包,拿出了自己的作业本。他不打算搭理这个奇怪的人,也许一会儿还得再打一架才能换取短暂的安宁,可现在他的腹部还淤青一片,疼得厉害,鸣人却看起来生龙活虎——如果再打,谁能胜出一目了然。


他的骄傲迫使他坐定在座位上,目不斜视地看起书来。


“你们等一下!”鸣人从桌子上跳下来,跑到了佐助身前徘徊了片刻,没多犹豫就拍了拍佐助座位前的女生,“同学,我可以和你换座位吗?”


“呃?”


“我坐在那里!”鸣人指了指最后一排的一个角落。


女生不想惹事,很快就同意了,他一屁股坐在女生的位置上,随即皱了皱眉,“香水味。”


“你是我们班的?”佐助头也不抬,“这里可是重点高中。”


“重点高中也会有差生啊!”鸣人毫不在意地翘起二郎腿,嘿嘿笑了起来,“哎,我问你啊,你问什么那么会打架啊?”


“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事了!你可是打败了我!”鸣人在佐助的桌子上支起头,“看你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教我打架吧?”


“……”


“答应吧!”他摇头晃脑地说,“我可以让你加入木叶组噢!”


“……”


“答应吧!”


“……”


“答应吧!”


“……”


“我可以给你钱——”鸣人说,“一万日元!”


……


佐助一边往外走,一边想到了一个文绉绉又酸溜溜的词,他想——真是孽缘。


TBC


点推评有助于更新啊!真的有助于!!不驴你!!(叉会儿腰)

评论

热度(310)

  1. DERL-斯巴达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