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剥哔剥

这个人好懒,啥都没有写( ̄O ̄;)

【全职】熄灯游戏(二十五)

推荐这个太太的熄灯游戏啊啊啊啊啊,全职的,设定超赞!

溯箘:

久违的倒计时回来了~~
今天是父亲节,小伙伴记的问候亲爱的父上大人呦~~


——————
带着最初的激情,追寻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凯鲁亚克


张佳乐接到楼冠宁的电话后算准时间来到了动车站,还没打电话和孙哲平联系,就看到孙哲平拎着不多的行李跟着人群走了出来。
“大孙!!”
他试着叫了他一声,孙哲平往他这边看一眼,似乎是叹了口气,然后走了过来:
“麻烦你了。”
“不麻烦。”张佳乐看上去挺高兴:“之前你回去也没知会我一声,我都没去送你。”
“不是你让我回去的吗?”
张佳乐一怔。
“大孙……你在生气我之前挂你电话吗?”
“当时很生气,现在不是了。”孙哲平稍微弯腰与他平视:“现在我在想,那时候你生气了吗?”
头向前倾,轻易的就碰到了那人的嘴唇。有点干,蜻蜓点水的一刹,孙哲平等待着被吻上人的焦躁和怒气。
他想知道为什么张佳乐如今还能坦然地站在这里,笑着来接他,毫不在意的提起之前的事。如果吻了他,是不是就能让他和自己一样陷入心如乱麻的境地?是不是就能由他亲口说出结束的话?
是不是……就不会在闲下来时想起他?
“孙哲平,你……”
孙哲平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暴风骤雨。
“……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绝对的张佳乐对话方式,却不像是他会有的思维模式。可他仔细想想就应该知道,当时因为他一句话就义无反顾的与他成立百花战队的张佳乐向来不会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思考。
“是啊,”孙哲平尽力保证自己声音的平稳:“喜欢的无法自制。”
人群中有人停下来看他们,有人匆匆走过。两人的脸颊都有一些发红,有意无意的躲闪着对方的目光,却又会被彼此吸引。
————
李轩最近觉得吴羽策有些奇怪。
也不是什么坏事,就是在他操纵下的鬼刻好像比之前更漂亮了,每一次走位和进攻都十分干脆利落,他和李迅说了这件事以后,李迅不无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道:
“队长,你敢不敢再明显一点?”
队长和副队从q市回来之后就亲昵多了,这种事队员们看在眼里总不会说出来的。可现在李轩还自己主动提出来,那队员们就饶不过了,连“职业选手不应该喝酒”这样的纪律也被毫不留情的打破,晚饭后被灌下去两瓶绿棒子的李轩话越来越多,大有要把黄少天比下去的架势。
相比之下,吴羽策的酒量就良心多了,他知道连这次聚餐的主题都是胡诌的,看李迅他们锲而不舍的让李轩喝酒,能猜到他是干了什么“引起众怒”的小事,他很喜欢这样的队内氛围,不拘束。自己在这边一杯一杯的喝,等队员们觉得李轩那边功成圆满了,才看到吴羽策这边已经开了第四个酒瓶。
职业选手中,能清醒的喝到第四瓶的人真的不多。
“……副队长?”
“嗯。”
“差不多少喝点……吧。”李迅从脸色不知道他醉没醉,所以说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你们之前都陪队长喝,至少也陪我喝点吧?”吴羽策一笑,拿起那第四瓶啤酒:“不多,每人一瓶,吹了。”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承认错误,说下次绝对不灌队长喝酒了,一定以清醒为前提解决所有问题。
吴羽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李轩睡的鼾声大作,他摇了摇头,说他们先回去了,让队员们继续吃。
拉起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脖子上,吴羽策叫了李轩几声,李轩稍微有点意识,被吴羽策架走了。吃饭的地方离俱乐部不远,但吴羽策还是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费好大力气才把他塞进了后座。
“…策,阿策……”
李轩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就一直叫他的名字,吴羽策也不搭腔,等下了车,俱乐部就在眼前,李轩却说什么都不回去,拼死拼活的找了棵树,扶着树干“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吴羽策扶额,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吐完了,吴羽策递过去刚在街边买的矿泉水给他漱口,李轩迷迷糊糊的漱了半瓶,在被吴羽策拽着擦嘴时酝酿了不到两秒,突然就哭了。
而且是抱着吴羽策哭的。
“你酒品真烂。”
吴羽策虽然这么说,但手上还是摸了摸李轩的头,表达安慰的意思。等他不闹了,就领他回了俱乐部,把李轩按在他自己的房间安静的睡下,然后吴羽策自己也回了房间——刚才那场闹剧弄的他身上沾了不知是眼泪还是鼻涕的东西。脱掉衣服去洗个澡,去酒味同时也能清醒一下。
花洒里出来的水冰凉,去问过才知道原来是俱乐部的热水器坏了,但吴羽策的头发已经淋湿了,想了想,咬咬牙用凉水把头发洗完,还顺便冲了个澡,真是凉的连脑子都冰了。
从浴室出来打了个喷嚏,刚才下肚的三瓶酒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刚才吃的东西不多,吴羽策现在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冲过凉水澡以后再钻进被窝是一种享受,他在被子里拿手机订了饭,然后就打算窝在里面等着。
二十分钟后,送餐小哥打电话过来,他随便套上一身衣服就下了楼,还有一点潮的头发遇了晚风容易头疼,吴羽策拿完饭菜赶紧就回来了。
到自己的卧室门口,李轩站在那里。
“这么快就醒酒了?”吴羽策站在他旁边开门:“要是饿了就在我这儿吃点东西,不饿就回去接着睡吧。”
“……我不饿。”
“那晚安。”
吴羽策关门时被李轩用手挡了一下,他看看,觉得李轩可能还是没醒酒,无奈放下东西后拉着李轩就要把他拉回他自己的房间。
“阿策。”李轩站在原地不肯动弹:“和你单独待一会儿,行吗?”
他找不到说“不行”的理由。
比起刚醉时的话唠,李轩现在安静多了,坐在窗台旁看对面大楼偶尔亮起一盏的灯,吴羽策则是在桌旁吃晚饭,吃好之后扔垃圾回来发现李轩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仔细一看,已经睡着了。
“真是……刚才那些都是梦游吗?”
吴羽策关上窗户,思考究竟是就让他在这坐着睡还是把他搬回去。
头发已经干了。
他俯身要把李轩架起来送回去,扶住他的腰,指腹触碰到了他的小腹,最近李轩在健身,肚子上的肉好像结实了些。
来到李轩的房间,吴羽策想把他扔到床上却被李轩勾着一起倒下,李轩搂着他,温热的呼吸扑到他领口露出的皮肤上,锁骨的位置有些发痒。李轩的手从他的衬衫下摆伸进去,摸索着他的背脊。
吴羽策亲吻他的发际线,李轩的眼睛闭着,大概是酒还没醒。
“我应该害怕吗?”吴羽策呢喃到:“害怕会分开的未来?”
李轩不是他的初恋,吴羽策过去的生活也有着各种告白与被告白,没有谁和他走到现在,更不要说遥遥无期的将来。
其实不管害不害怕,现在所抱有的情感都是真的。
“李轩,我爱你。”


距离下次熄灯还有—70—小时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