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剥哔剥

这个人好懒,啥都没有写( ̄O ̄;)

【佐鸣】bad boy 上(架空 优等欠债生x收债小混混 温馨撒糖甜)

斯巴达大人:

注意事项:
1,非常恶俗狗血的欠债肉偿梗(?!)
2,优等贫困生x流里流气小混混
3,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
4,bug请勿在意,谢谢!



(一)
“我拒绝。”


佐助这么说着的时候微微闭上了眼睛,他没有抬头看面前错愕的少年,眼观鼻鼻观心地低头看着自己的作业本。


“佐助,”鸣人趴在桌面上努力让自己出现在佐助的余光里,“答应吧!”


“……”


“答应吧!”


“……”


“答应吧!”


“……”


“我可以给你钱,”鸣人眼巴巴地说,“一万日元。”


佐助这次终于抬起了头,只不过眼神像在看智障。他冷淡地合上书,迎着鸣人期待的眼神把书塞进了书包,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


椅子和地板拖出了长又刺耳的声音,少年穿着洗到发白的衬衫,居高临下地看着鸣人,脸上尽是桀骜不驯,他微微抬起下巴,“滚。”


“你嫌少吗?”鸣人立刻也跟着站了起来,跟在佐助身后絮絮叨叨地解释,“月薪……啊,不,周薪?要不三日薪……好了好了!!”


他大喊一声,做出一副投降的模样拽住了佐助,“日薪!!日薪一万!!”


“……”佐助回头嘲弄地看他,“你拿得出来?”


谁不知道鸣人只不过是木叶组下的一个小头目,一天收到的保护费也不一定有一万,全上贡给他恐怕自己都得睡大街。他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那个邋遢又凌乱的人,鸣人尴尬地“啊”了一声,松开了拉住佐助衣角的手。


“日薪,”佐助充满恶意地扬扬眉,“拿不出来吗?”


“这……”鸣人迟疑了一会儿,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当然,不过是一万——只不过你得跟我同吃同住,伙食费每天算你两千,住宿费便宜算三千五,日用费五百,剩下的当做免债额度——你一天就可以免四千日元的债务,不算利率的话只要陪我七年就……哎,你别走!别走呀!!!等等我……佐助!”


真是孽缘。


佐助与漩涡鸣人的相识是个不怎么美好的意外。


当然,在他贫困又潦倒的一生中,他从未妄想过有什么美好出现——但欠债者与讨债者相识在一个死胡同中这件事的确能排上他的倒霉榜前三,他扶着自己破破烂烂的单车,抿着嘴注视着面前一圈人,数了一下他们大概有十三人。


“你哥哥跑了,”一个名叫木叶丸的少年扛着根棒球棍,“欠我们木叶组的债务你打算怎么处理……嗯?”


“……”佐助皱皱眉。


他自幼父母双亡,被兄长辛苦拉扯长大,与其说与那个男人是兄弟不如说感情更像是父子——说自己的哥哥欠了债便人间蒸发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
可眼前是明晃晃的借据,兄长也失联许久,佐助看着那一长串的零,感觉有些窒息,他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冷静,手却紧紧地握住了车把。


“怎么不说话了?”木叶丸“啐”了一声,“乌冬,念!”


“是,大哥!”一个梳着锅盖头的滑稽发型的瘦弱少年从人群中冒冒失失地钻了出来,打了个踉跄站定在佐助面前。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颤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清了清嗓子后大声念道:“宇智波鼬于去年一月五日,一月七日,一月十五日分别向木叶组借贷现金三百万日元,二百万日元,二百万日元,总共借贷七百万日元,按照木叶组月利率百分之四计算,你现在应该还的金额为一千零一百二十万日元,滞纳金三十万。”


“……”


“听见了吗?”木叶丸流里流气地撇撇嘴,“准备好还钱还是卖肾?”


佐助后退一步。


小混混们见状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他们都是辍学的高中生,对佐助这样穿着白衬衫干净鞋子的优等生有着近乎本能的排斥,佐助退缩的动作很好的取悦了他们。木叶丸上前揪住佐助的领口,往自己嘴里塞了根烟,其中一个跟班马上识趣地给他点上火。


“你是叫宇智波佐助吧?”他笑嘻嘻地弹了弹佐助的衣领,冲着佐助喷了口烟,“我看你长得很不错啊。”


“放手。”


“欠债还钱的道理懂吧?”木叶丸充耳不闻,变本加厉,他收回了自己的手,话却说得更加难听,“该做点什么自己不会做吗……啊!!!”


一股剧痛打断了他的调侃,从手腕处袭来的疼痛感让他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很快,疼痛的地方迅速蔓延到背部,木叶丸在触地的瞬间干呕一声,痛苦地蜷起了身子——他被佐助整个扔了出去。


小混混群呆住了。


佐助慢条斯理地擦着自己的手,冷眼看着地上痛苦的男人,又抬起头,像是笑了一下。


“让开。”他说。


小混混们互相看了看,佐助上前一步,他们便有些胆怯地退到一边,木叶丸倒算有骨气,一边干咳一边支撑着爬了起来,“你们退个屁!我们有十三个人!”


“可,可是你受伤了……”一个穿着露脐装的女孩小心翼翼地插了句话,“我们不应该再打了。”


木叶丸回头瞪她一眼,“难道没我你们就不会打架了吗?!”


“是不会呀……”女孩嘟嘟囔囔地低下头,不满地退到一边,乌冬拍了拍她的肩膀,咧嘴一笑,“萌黄别怕,鸣人大哥很快就要来了。”


女孩于是也露出了安心的笑脸。


当时的佐助对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概念,听到也没把这个名字放在心上,但很快,那个人出现了。他打扮得一副痞子相,破破烂烂的裤子和印着骷髅头的T恤,外面披着短款的夹克,手里和木叶丸一伙儿一样拿着根布满伤痕的棒球棍。


小混混们让开了一条过道,佐助一眼就看见了他。


“你真逊。”他冲着木叶丸比了个倒拇指,三两步走上前,扔掉了手里的武器,“看你被打的,他拿单车轮你了?”


“没有……”木叶丸心虚地缩在鸣人身后,鸣人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转而看向佐助。


“你——”他说着,突然冲了上去,“跟我比试比试吧!!!”


是的,在这之前,佐助都没有在意这个突然出现絮絮叨叨的金发男生,而直到他冲上来,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唔咳——”佐助被一拳打中肚子,踉跄地后退了一步,还来不及反击,鸣人的下一拳又接了上来。


这是一场大混战。


漩涡鸣人的攻击毫无章法,佐助只得节节败退,在他被那个名叫漩涡鸣人的男人没有章法地攻击之下颓然倒地后,他知道自己最初的小瞧是错了。


“该死!”佐助不得不捂住了自己发痛的伤口。男生体型和他差不多,金发碧眼模样倒是可以,谁知道这么会打架。他不得不拿出了自己十二分的精力对付眼前像狮子一样的男生,那个男生的蛮力十足的大,相互钳制时他的胳膊甚至都在悲鸣,而最后勉强凭借技巧把鸣人压在地上后,他感觉口腔里都一片腥甜,有颗牙甚至已经松了。


“鸣人大哥!!!”木叶丸第一个扑了上来,“你这家伙对大哥做了什么!!”


“……”佐助把嘴里的血吐掉,“不服?”


“不服!”叫鸣人的金发少年“嗷”地叫了一声,身子不断地挣扎,他一口咬在佐助制住他的手臂上,随后身体一扭站了起来,很快又被佐助按回地下。


“钱我会还的,”佐助看着他,“但你们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二)
第二天,这个男生穿着脏兮兮的校服出现在了他的班里。


佐助走进教室,一眼便看见了那抹刺目的金色。鸣人的头发实在显眼,他正和一群男生嘻嘻哈哈地打得火热。佐助退出去看了一眼班牌——没问题,的确是他的班,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嘿!佐助!”鸣人看见他便叫了起来,抻直了脖子突出人群跟他打了个招呼,“你早!”


不是幻觉。


佐助有些头疼,只得面无表情地走到自己座位上放下书包,拿出了自己的作业本。他不打算搭理这个奇怪的人,也许一会儿还得再打一架才能换取短暂的安宁,可现在他的腹部还淤青一片,疼得厉害,鸣人却看起来生龙活虎——如果再打,谁能胜出一目了然。


他的骄傲迫使他坐定在座位上,目不斜视地看起书来。


“你们等一下!”鸣人从桌子上跳下来,跑到了佐助身前徘徊了片刻,没多犹豫就拍了拍佐助座位前的女生,“同学,我可以和你换座位吗?”


“呃?”


“我坐在那里!”鸣人指了指最后一排的一个角落。


女生不想惹事,很快就同意了,他一屁股坐在女生的位置上,随即皱了皱眉,“香水味。”


“你是我们班的?”佐助头也不抬,“这里可是重点高中。”


“重点高中也会有差生啊!”鸣人毫不在意地翘起二郎腿,嘿嘿笑了起来,“哎,我问你啊,你问什么那么会打架啊?”


“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事了!你可是打败了我!”鸣人在佐助的桌子上支起头,“看你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教我打架吧?”


“……”


“答应吧!”他摇头晃脑地说,“我可以让你加入木叶组噢!”


“……”


“答应吧!”


“……”


“答应吧!”


“……”


“我可以给你钱——”鸣人说,“一万日元!”


……


佐助一边往外走,一边想到了一个文绉绉又酸溜溜的词,他想——真是孽缘。


TBC


点推评有助于更新啊!真的有助于!!不驴你!!(叉会儿腰)

《深渊》下册通贩来啦!

哈哈哈哈终于

大风吹走了我的假发:

大家久等啦!!《深渊》下它终于生出来了!这次车开得有点快差点就印不出来所以大家不要请家长代拍哦
4.8日晚20:00开预售,4月下旬发货!


喜欢的话麻烦大家点个心和推荐什么的,爱你们❤ 

新刊《深渊》下: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Qcxpml&id=548026683474&qq-pf-to=pcqq.c2c


旧刊班夏本《井》二刷: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e1GAB&id=541831822206




内页试阅


01:http://kiercat1999.lofter.com/post/fa29b_be7cd8c


02:http://kiercat1999.lofter.com/post/fa29b_c726f7c




蕴亮晗光:

深夜60分最后一题,自己喜欢的角色。虽然我是全员爱啦,不过那什么,是吧【。这样的一对二能够实现就好了(´;ω;`)

啊他们为什么这么好………………希望可以一直一直喜欢下去啊……………………

Roseeeeeeee·LoFoTo:

一号公路上的流浪汉和他的小兔子们(续)

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有这种心情这种毅力,走过这条绝美的公路。

Shot in Bixby Creek Bridge,

Highway One,California.

 

关于LJJJJJJM的瓶邪文《故事细腻》抄袭《代沟》的说明

T_theresa:

没什么好话说了,为了保持住我斯文的形象,就不说了。


碎碎九十三:



 关于@LJJJJJJM 的瓶邪文《故事细腻》抄袭《代沟》的说明
本来这事已经到此为止了,万万没想到还有续集,虽然姑娘你说你退圈了,不过抄了就是抄了,我还是要挂出来。
对,第一部也抄了我的代沟,上次你们看到的是第二部《往事温柔》,这位姑娘把一个剧情拆成两个,一部塞一点,还真是难为你了。
我本来以为只是《往事温柔》抄了,没想到《故事细腻》也有,这应该不属于一时糊涂,而是惯犯了吧?不是我说,薅羊毛你也不能逮着一头羊薅啊!?我写代沟不是为了给你当材料库用的好吗,哦,你没灵感就看看找点灵感,搞个“摘抄”,我还要体恤你抄的辛苦咯??
附上部分我发现的比较明显的部分的调色盘,我没看完,不知道还有没有,因为实在让人作呕。
《往事温柔》抄袭调色盘:O碎碎九十三    
《往事温柔》抄袭第二个声明:O碎碎九十三










关于瓶邪文《往事温柔》抄袭我的瓶邪文《代沟系列短篇》做最后一个说明

碎碎九十三:

不知道这件事的小伙伴可以戳这里。


前情已经调色盘移步:http://weibo.com/2048978227/Exn2cbk7f?type=repost#_rnd1488160056643


——————


关于瓶邪文《往事温柔》抄袭我的瓶邪文《代沟系列短篇》做最后一个说明


不好意思占用一次TAG,如果给大家造成困扰,深感抱歉。


我必须要着重说明一下,我从始至终只有两个要求,从未对LJJJJJJMM说过一句重话,从未过度谴责她,也从未要求过她退圈,连删文我也只要求删掉后面抄袭我的部分,全部聊天记录已经放在最后。


我当时的两个要求如下。


一、删去往事温柔19章朝后抄袭我的内容(作者已经立即删除)


二、公开道歉。


也许你会问,不是已经道歉了吗,你为什么还是挂了。不好意思,我说的是不要把锅推到所谓的朋友身上的道歉,请正视自己的错误,而不是曝光之后一脸委屈的说我不知情。就连最后说自己要退圈,也是说我和同伴商量之后决定,话里话外透露出自己的委屈。第一份L作者的声明已经贴在后面了,我只看到推诿和洗白,我只能说,姑娘,你委屈不委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挺委屈的。


我之所以会再发这个声明,是因为L作者先发的这个不清不楚的道歉,声称自己不知情,把锅推给了所谓的朋友,此声明导致很多人以为只是撞梗,我不得不放出调色盘以证明我非碰瓷。接下来她只在贴吧说自己退圈,导致更多的人联系上下文之后,认为是我【逼其退圈】,认为【只是撞梗】,认为【是我写的不够新颖所以活该被撞】,是我【看不得人家好】,是我【不宽容】。


我很好奇原作者到底应该怎么做才算是正确的,你追究,说你咄咄逼人了,你不追究,说你放任自流了。反正最后总有一口锅扣在你脑袋上,着实有些可笑。


从聊天记录里可以看出,我只要一份诚心道歉罢了,如果一开始L作者能够正式自己的错误,不要拿朋友挡枪,完全不会出现这样的后续。


退一万步说,她已经承认并且正视自己的错误了,可是还在为她找借口洗白的粉丝们,今天的这份声明就是因为你们才发的,也是你们再次让你们喜欢的作者不得不再一次难堪。


我不是在为难【已经退圈】的作者,而是你们这些洗白的粉丝们在【为难我】,为难她!你们可以选择尊重,可以选择理解,也可以选择原谅,可你们偏偏选择了强行洗白。


你们舍不得你们喜欢的作者,我能理解,我也明白这种感觉。可我也不是地里捡来的孩子,我的作品是我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一句一句想的,你们想过我,想过我的粉丝们吗?你们不舍得,我就舍得?我又不是随取随用的“大纲”。


我没有选择一开始就挂出来,而是私下找到她去谈,我还不够宽容?我还不够给她面子吗?我愿意相信她只是一时糊涂,她自己写的原创部分明明不错,后来选择这样的捷径,就要想到可能会摔下去。


做错了,承担被谴责的后果,有什么问题吗?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不是因为我,是因为有人抄袭。她做的时候都不考虑会有严重后果,我一个被抄袭的还要去替她想,不然她退圈就是我的错?


做人要讲良心的各位粉丝们,你们不止二次伤害了我,还二次伤害了你们喜欢的作者。我不想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可我也不平白背不属于我的锅!


事已至此,退圈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也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选择尊重,只是还无法原谅。此事我不会再主动提起,孰是孰非,各位心中有数。

















关于DSOD剧场版的英配资源

黒鉄の暴龍:

占Tag致歉。


 


现在因为美方的失误导致了完整英配剧场版资源的流出,但是正版蓝光和DVD尚未发售,有很多地区也还在上映,无论是截图上传还是视频资源上传至公开平台都是对原版的不尊重和侵权行为。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还是希望发图透的亲们可以尽快删掉,这是对游戏王的支持和对正版的尊重。


退一万步来讲,私下交流、以及不将偷跑相关内容发上公共平台是最后的底线,还请各位耐心一些等到正版DVD和蓝光发售!!


 


非常,非常麻烦各位了,请尊重一下版权吧!


也还麻烦各位点一下推荐扩散一下!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碎碎九十三:

是的,我觉得成年人之间的自主选择和心智完全不成熟的儿童是不一样的,成年人或者掌握了一定知识的少年人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思想,他们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特别是性方面的东西。


但是儿童太容易被诱导,被诱惑,被控制,被压迫,他们完全不懂自己做了什么,或者自己承受了什么。等他们懂得的时候,这些幼年的记忆会成为杀害他们的一把刀,这已经不是不公平三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成年人的丑恶,就是利用儿童的不懂去诱惑他们,所谓的他们自己同意,不过是一种欺骗,因为他们不懂,可去诱导他们的成年人是懂得的。


怎么说呢,确实不应该把所有的过错推给文学作品,看了同一个作品之后,选择好的也有,选择坏的也有,这是人本身的问题。


但是错的就是错的,不应该洗白,不应该以爱之名去美化恋童,美化和儿童发生性关系这件事,这不是爱,任何理由都是苍白的,都是遮羞布罢了。这些文学作品给了丑恶的罪犯借口,甚至为他们开脱了罪名,甚至把矛头直指受害的儿童。


如果只是想写爱情,而不是恋童的性欲,那为什么要去详细的描写,故意的美化,轻描淡写的弱化犯罪?


爱还是欲,谁都分得清。


寒武纪年的兔子:



昨天刚刚在B站重温我特别喜爱的一个千本樱古筝视频,弹幕里面低俗的意淫幼女的歌词出现的时候我简直要呕吐。在欣赏别人高超技艺时却横空糊出一坨翔的感觉。弹幕里其他人表示这很低俗和打算举报意向后的还被一些人追着骂:“有病。”“不喜欢你别看。”“瞎BB啥。”之类的话,讲道理我特别想把这伙人团吧团吧灌水泥袋里去,因为我就是觉得你们是潜在的变态和罪犯。别找借口,就是肮脏。


西西酱:



也许有人会觉得写文只是个娱乐,没必要太过当真,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在看见类似作品的时候总会想起《素媛》或是国内外的一些新闻……对不起我较真了。可能有人会觉得我双标,毕竟同性恋是天生的,恋童癖也是天生的。但是同性恋至少大部分时候也是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而恋童癖很多时候是利用儿童不懂事这一点来诱骗对方的。而且儿童被QJ和成年人被QJ受到的心理伤害程度也是不一样的。也许写文的人只是为了娱乐,但她们的行为其实是在传播这种观念,甚至促进人们习惯和接受这种观念。⭐双极星⭐:

  



   


 @西西酱 

   

   

Laceration: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恋童癖,你们做的事比恋童癖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写或者画软性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KIRA:

[慎入]

《說好的熱血少年呢?》